上海盲人按摩师:体验盲人的一天

盲人按摩师的幸福生活

上海盲人按摩师:体验盲人的一天插图

上海盲人按摩师:体验盲人的一天插图1

走进健康医柏盲人按摩院,迎面扑来一阵饺子的香气上海盲人按摩师。33岁的按摩师白梅正在包饺子,而丈夫夏海利则去幼儿园把两岁半的儿子接了回来。三口之家难得有空闲享受温馨的天伦时光。

但饺子刚吃了几口,便有两位女病人先后前来求医。一位是睡眠质量不好,另一位则患有脊椎病。她们都在这里治疗了有一段时间,觉得疗效很是不错,所以对白梅和夏海利的技术赞不绝口。

而白梅夫妇对自己的技术也是蛮有信心的。1998年,患有严重眼疾的白梅进入通辽市中医针灸推拿学校学习按摩技术。学成后赴北京打工,在一家很著名的盲人按摩连锁店里当技师。其间曾获得北京市盲人行业服务标兵。这是北京市头一次给外地打工者颁发这样的荣誉。丈夫夏海利是白梅的校友,比她晚一年毕业。随后也去北京打工,并恰巧也在白梅工作的店里。同学、同乡、同民族(回族)以及同样的打工者身份让两颗年轻的心逐渐贴在了一起。相识、相知、相爱,异地他乡彼此的温暖让他们于2006年走进了婚姻圣洁的殿堂。

3年的打工生涯,白梅和夏海利的技术日臻成熟,视野也大为开阔。而且两个年轻人从不放过任何一个提高和锻炼自己的机会。当别的恋人花前月下、耳鬓厮磨的时候,他们却在北京301医院或是其他别的地方听专家教授的讲课。而且在瞅准市场且实力具备的时候,两个人适时地将自己从打工者变成了老板。他们在北京开了一家50平方米店面的按摩院,雇佣了3名技工,每月的纯收入有1万多元。

后来,他们回到家乡海拉尔创业。之所以做出这样的选择,根本原因是想为刚出生的儿子营造一个较为稳定的生长环境。2008年8月,白梅、夏海利开办的健康医柏盲人按摩院在海拉尔向华路东段正式开业。回首创业之初,白梅用的形容词是“白手起家”。除了在北京打工挣的一点家底外,两口子能凭借的什么也没有。从店面装修,到按摩设备采买,甚至过日子的家伙式都是一点一点置办起来的。但正如“吃自己种出来的果实是最甜的”一样,对辛苦开创的事业两口子倍加珍惜。汗一起流、泪一起抛、苦一起受、乐一起享,在相互扶持与呵护之中,二人的感情愈加深厚。而环绕膝前活泼可爱的儿子更是为生活与事业平添了无尽的乐趣和动力。

白梅、夏海利开办的这家按摩院以中医按摩、足疗等业务为主,在治疗失眠、颈椎病、腰间盘突出等方面有独到之处。曾有一位患有严重腰间盘突出的达斡尔族女病人是拖着腿,弯着腰走进按摩院的。经过白梅的一番推拿,她离开时走路已经很利落了。开业一年多来,小两口已在海拉尔和周边旗市拥有了固定的客户群。对比北京和海拉尔市民的健康观念,他们觉得家乡人有待提高的方面还有很多。他们觉得,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和工作压力的增大,很多人的亚健康状况已经很严重了,但浑然不觉。而另外一些人整日将精力放在觥筹交错之中,直到身体出现状况才觉得后悔。每当遇到这种状况,夫妻二人除尽心调理外,还把传输健康的生活理念当作自己的分内之事。

有人曾将顾城的诗做了这样的改动:“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用它来寻找蜡烛。”虽有些戏谑,细琢磨倒也有点道理。一说到创业,就好像给人的感觉是大而轰轰烈烈的。其实如白梅和夏海利这样,点亮手里的蜡烛,在照亮自己的同时也给他人带来一些温暖,不也是值得敬佩的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