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同城对对碰妖儿小号:裸辞之后,在家待业的你有没有崩溃过

将崩未崩中,持续大半年了爱上海同城对对碰妖儿小号。

爱上海同城对对碰妖儿小号:裸辞之后,在家待业的你有没有崩溃过插图

先简述下我自己的情况:结婚1年半,房贷7000,车贷5000(两年期),月房租3000,月生活费3000,莫名其妙的其他开销平均到每月2000+,合计每月打底2万支出。我自己“曾经”月薪37000,综合税后约28000左右吧(其实内心没有那么在意钱,也没具体算过)。

各位朋友,是不是觉得我这样的情况,纵然不算顶层,也算高端玩家了,如果自己不作妖,苟且于生活,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实际的情况是,过去9个月,我已经裸辞了两家公司,一家入职5个月裸辞,另一家入职28天裸辞。用我媳妇的话说,我曾经一度良好的履历,已经被我亲手糊得快不能看了。

她哪里知道,糊掉的岂止是履历,我的脑子和心都快糊得不行了。

我之前一直在北京工作(实际是14年从杭州过去的,巧吧?人生如戏,兜兜转转。),单位也没换过,在一家小有名字的互联网创业公司任职6年半的时间,工号一度到了前10。待遇也从刚入职的月12000,各种机缘一路迈进了50万年薪,同时还有价值200多万的期权。老板一直比较给机会,同事们也比较信任,从我自己内心讲,应该说该获得的都获得了,剩下的就是坚定地把自己绑定在公司这条船上,陪它扬帆,或伴它沉没。

要么说,人生如戏,剧本从来不只由你我自己书写,你我常常只是其中一个角色而已。2018年,也就是我32岁那年,经人介绍认识我媳妇。她是浙江人,跟我在北京生活小一年后,实在无法适应,在挣扎、纠结了小半年后,我选择辞职去了杭州,机会、信任、地位、期权…,全部放弃了。我认为这是一个男人必须要去做的,总不能把痛苦甩给自己选择的女人。

然后,在杭州入职了一家行业相近的公司,担任同样的职位(HRD),薪资待遇甚至略涨,原本考虑到地区差异,我的心理预期是降20%也能接受的。一切看起来很顺当,波澜不惊,我将平稳地从一线城市北京过渡到新一线城市杭州。

吊诡的是,履职第一家公司后刚两个月,我突然开始很讨厌我做了十几年的HR工作,原本是一个工作上充满想法,敢打敢冲的状态,一下子变成一个在工作上完全没有思路,整天处于半浑噩状态,之所以是半,是说我还能逼着自己去开展一些工作,有些做得还不错。苦熬5个月后,我感觉实在不行了,坐在办公室,脑子都是懵懵的,行尸走肉地开始上班下班,并做一些例行的事情。然后有一天,CEO同学约了我,聊了十五分钟,结果是… 好合好散。讲真,那一刻,我觉得好放松,似乎得到了解放,如果没有无解的客观因素,我是一个特别难以主动说别离的人,总觉得有负于人。

之后,我想停下来认认真真想想,我是怎么了?我到底想干嘛?继续做HR管理?心中好像热爱已不够。转行做猎头?和几位前辈聊了聊,面临巅峰掉到谷底还不一定能爬出来的不确定性,另外,同属HR体系,也难说会有热爱。自己找点事情做?好像是屯了些人脉资源,却串不起完整的业务想法,仓促上路,别把合伙人坑了(我媳妇认为我对钱的欲求不强烈,也未经什么大风雨,去创业,大概率是坑合伙人o(╥﹏╥)o)。晃晃悠悠,迷迷糊糊了半个月,又焦虑地不行,毕竟每个月2万多的开支… 全得自己扛。然后继续开始找HR高管的工作。

实际也就面了5家单位,都聊到了最后,有三家意向给出offer,其中一家的offer还超出了我的上一个Offer(可能是我的履历确实还可以,也还拥有能把它说到位的能力)。甭管是被打动,还是想自鼓舞,考虑三天后,我Take了offer。28天后,我主动找到老板,表达歉意,选择了离职。

那20多天,我的状态似乎比前一份工作还要差,不仅是上班浑浑噩噩,下班回到家,开始动不动就感觉身体哪里哪里有疼痛。为此,我请假去了浙江省立同德医院,杭州第七人民医院,然而,医生说… 你没事。第七人民医院给的是轻度焦虑,建议暂不用药的诊断。我一度怀疑医生是不是水平有问题,我这么痛苦,这么作妖,怎么可能没病?我媳妇建议我去邵逸夫医院做全面检查,甚至住院都可以,我真的去排了个队,然后,想想还是算了。都是化验、CT那一套,只靠机器,没有技术的东西,何必呢…

待业后,先回了趟老家,和父母相处了十天,每天早上都去奶奶坟前(夜里会梦到,白天经常会想奶奶),和奶奶“相处”一会儿。而今已回到杭州,半个多月,每天晚上都誓言明天应该有个新的开始,然后,今天依然在重复昨天的故事。

有时候会想到,要不开始着手处理“后事”吧,毕竟截止目前,人生没有负债,算算甚至小有盈余(有房有车,有几十万现金),可以给老婆留笔钱,给老爸老妈留笔钱。我自己嘛,就找个地方躲起来,不要那么坚强,那么热血地活着,做一份可以养活自己的清闲工作,然后把精力和时间都放在我喜欢的地方。可是,这样岂不是活成了我自己最讨厌的“造粪机器”(电视剧《北京爱情故事》中疯子觉醒前形容自己的名词)?我曾经认为是人间最可耻的存在!

我现在最真切的感觉就是,身体趴着一动不想动,内心却被持续摩擦,逐渐迈向崩溃,又感觉有一种力量,在挣扎着、拼命地往回缩。

以前看到更多的是,成年人的崩溃是一瞬间的,在我这,这个崩溃瞬间似乎都不愿意痛快地来。也许是内心愧疚太多,曾经那么多人,对我那么多好,还没还呢… 太有负于人了。

于是,今天,我尝试着开始做一些事情:

1,把手机、电脑壁纸进行更换,一张很美的照片。(那是我的结婚照,我牵着我妻子的手,一起奔跑)

2,关注了一些讲电影的博主,每天看一部励志电影的解说。(优先看真人真事改编的那种。)

3,把我买的书重新从柜子里翻了出来,每天读一读。(我不想说时间,每天读1分钟也算,我不想承诺什么,我想先找找久违的仪式感。支撑人生走下去的,还是需要些庄重。)

4,穿上运动装和跑鞋,跑了3.36公里。(设定的是5公里,但我感觉膝盖有些疼。鉴于我现在的“负能量”已经非常之多,进一步增加痛苦实在不是什么很好的选择。)

5,第一次写头条。(我想用尽可能朴素的语言,持续展现和记录一个尽可能真实的自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