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你还没死上海肿瘤医院附近按摩?

上海肿瘤医院附近按摩:长期照顾癌症患者会得病吗插图

1,冷酷无情。2015年10月 ,妈妈在镇医院发现肝癌胆管癌,县医院确诊。第二天妹妹妹夫送妈妈住进上海华山医院。我从天津狂奔到医院,在病房把妈妈截住。和医生简单交流几句以后,就决定带妈妈回家。

路上,妹妹妹夫一言不发,时间凝固。我看出妈妈的失落和绝望,我幽幽地说,妈妈你不要怨我,做手术不做手术都是为你好,医生要割除你的胆囊胆管,3/4的肝,周围清扫淋巴结,你快80了,受不了这样的折腾。

但妈妈全身黄疸,奇痒无比,抓得皮开肉绽,怎么办呢,想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到了县医院,和医生说明情况以后,医生说,你很好玩,上海大医院不做手术,到小医院干嘛?我说,不干嘛。我们县医院能做肝叶切除,我只求你们插一根引流管,可以排出胆汁。医生说,那没问题。

但妈妈一心求死,坚决拒绝手术。几个邻居苦苦相劝也没有用,我只能扑通一声,跪在床头,大声痛哭。妈妈滚下床来,娘俩抱头痛哭。

妈妈插管以后,不痛不痒不酸不胀,能吃能喝能睡能走。

2,各尽所能。家里有重病缠身的妈妈,有快90的老父亲,谁来照顾?大哥在外地打工,儿子30了还弄不清楚。只能是不出钱不出力。

幸亏二哥从云南赶回家,虽然下身瘫痪,但是可以日日夜夜守在妈妈身边,倒茶送水。家里所有的活,都落在瘦瘦小小的二嫂身上。他们光出力不出钱。

我在天津,只能光出钱不出力,爸爸1000,妈妈1000,二哥3000,可怜那几年我打工,每个月也就5000多,小金库日渐消瘦。

妹妹周末都回家,洗洗刷刷,弄吃弄喝,又出钱又出力。

3,看淡生死。一天妈妈揍了饭桌,说,我给你们吃了一辈子剩饭,现在还让我吃!这是二姨妈学舌,我想死神来临,妈妈肯定恐惧。

不过 不出一个月,妈妈心态逐渐平和。幸亏隔壁有个邻居,得了肝癌,到上海做手术,医生检查发现冠心病,让他回家等死,可是七八年了,一点事都没有。每天他都来我家,说,老太太,我们谁,先死啊?

妈妈总是发高热,接到电话,总是说妈妈不行了。我回家,进门第一句话肯定是,妈妈,你还没死?妈妈说,阎王不收。我问,妈妈你怕死吗?妈妈说,不怕。我说,那就对了,你看,别人同样的病,只能活三个月,而你活了半年一年。别人花很多钱,受很多罪,而你没花钱,没受罪。你每一天都是赚的。

4,遗嘱无效。2017年,妈妈住院,医生也没有办法。输液,妈妈就陷入昏迷,我想,妈妈的血液像涓涓细流,而输液恰如发洪水。我看妈妈是不行了,和妈妈说起怎样办理后事,妈妈要求直接送火葬场。我知道她怕麻烦儿女,甚至怕踩烂了家门口的一片菜地。

爸爸和兄弟姐妹工作好做,但表哥姨弟却坚决反对,并扬言,如果不按风俗回家,他们一个都不参加葬礼。娘家人得罪不起。怎么让妈妈回家呢?让医生去说,老太太,你可能活3天,也可能活3个月,也可能活3年,住在医院怎么办?妈妈一听,马上要回家,连夜回家。

5,无微不至。回家时不时发热,只能吃退热药。妈妈说,儿子,妈妈难受,你抱抱妈妈。好吧,一辈子就这一次,我坐在床上,抱着只有几十斤重的妈妈,一会儿汗如雨下,我也湿透了衣服,都是死人的味道。

妈妈滴水难进,我说,我给你做面疙瘩。一辈子就这一次。一小碗水,一小把菜叶,一小撮面糊,用筷子往锅了轻轻一抖。爸爸做的面疙瘩有红枣那么大,我做的面疙瘩只有米粒那么大,这是天津面疙瘩,骗妈妈吃了好几口。

妈妈很少洗澡,我和妈妈决定给妈妈洗一个大澡。一辈子就这一次。让妈妈做稳,我和妹妹手忙脚乱。

5,矫正思想。我批评爸爸,你看二哥打牌,一坐几个小时。妈妈快死了,你就不能在妈妈边上坐几分钟。没想到捅了马蜂窝,爸爸号啕大哭:我们又聋又瞎,没有话说。

妈妈说起以前有一次爸爸卖了家里的大米,离家出走,丢下四个儿女。我赶紧说,妈妈你又何苦,爸爸那么多好,你不记得,就那么一次不好,你就记得一辈子。夫妻吵架的时候,说的话,做的事,没有意义。

一辈子就那么一次,我批评妈妈,却是最愚蠢的批评 ,妈妈一辈子有多少委屈,有多少伤心,有多少痛苦,有多少忧愁,都带进了另外一个世界。

6,欲哭无泪。3年,最后妈妈也没有死在癌症上面。摔了一跤,断了五根肋骨,一个月以后,又摔了一跤,引流管连根拔起。

妈妈知道时日不多,给她月钱,她说,不要了,我用不着了。我说,我要去天津打一个官司,说不定不能回家送你走,妈妈说,不行,你得回家送我。妈妈不怕儿子花钱了,我知道,妈妈看到了死神的招手。

7,痛彻心扉。妈妈死了,带着她一辈子的委屈、痛苦、伤心、忧愁。还好没有痛苦,最后几天是肝昏迷,嘻嘻哈哈,开开心心,一嘴的顺口溜,都是为我家,为几个儿女祝福。

人说女婿哭,驴子放屁;媳妇哭,虚情假意;闺女哭,撕心裂肺;儿子哭,惊天动地。当着父老乡亲,我却挤不出一滴眼泪。三年了,我尽心尽力,对得起妈妈。

可是在回天津的长途车上,我却豆大的眼泪滚了下来。有妈妈,哪怕是妈妈奄奄一息,那怕家里又脏又乱,那也是我的家。没有妈妈,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家?

人说女人哺乳,不来例假。意思是孩子喝的是妈妈的血。我们喝干了妈妈的血,却让妈妈带走了满满的委屈、伤心、忧愁、痛苦。

小时候,爸爸妈妈叫我“讨债鬼”,现在讨债鬼还债来了。下辈子我还做你的儿子,我保证,我要把孝顺你的时间提前20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