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月楼全国信息:能不能推荐一本你最喜欢的书给我

我想花月楼全国信息,还是让大作家写童话,让我们读童话吧

花月楼全国信息:能不能推荐一本你最喜欢的书给我插图

我读不下去‘王蒙的红楼梦’,还是读张爱玲的‘异乡记’吧!嗨,怎么说都有些别扭!还是读‘皇帝的新装’吧,我们现在的世界是没有童话的世界啊! 读书有个毛病,先要‘闻一闻’书的味道。买书的时候,也会闻的。但最要命的是,有些书全都用塑料皮封着,小书屋里卖书的人没打开,也不敢私自扯开那层塑料皮,就凭几个打动心的字眼买回来,但这样买书大多数上当了!

花月楼全国信息:能不能推荐一本你最喜欢的书给我插图1

北京寒冷的周末下午,我去了家附近楼下的‘阳光书屋’,立刻就发现那本‘王蒙的红楼梦’- 讲说本,没开封也嗅不到什么。还有一本是张爱玲的‘异乡记’,这本开了封,两本一起抱回家来。 在灰蒙蒙的下午,坐在书房大窗子前沙发上,满怀着希望,首先拿起那本‘王蒙的红楼梦’。现在的新书很奇怪,出版社在书的扉页上总是搂着一片活页的腰带纸,先读了一下上面的话:‘一个写了一辈子小说的人,当真爱过苦过做过牛过也受过,他当真懂得曹雪芹,解得开“红楼梦”。啊,是牛! 说来令我很惭愧,王蒙等老作家的书,就像刘心武的书一样,我读得非常非常少,记得当时买刘心武‘红楼望月’‘揭秘红楼梦’时,也是因为看到‘红楼梦’爱屋及乌才买的,真是对不起这些一生奋斗耕耘的老作家了。

调了气息,端坐在窗前,眼望着窗外冬日落叶凋零的花园,缓缓打开这本书,可以说刚‘闻’了一小下,不好了,怎么黛玉葬花宝玉惊梦薛宝钗扑蝶史湘云醉卧芍药花的那种,那种,那种看不见摸不到的一息雾和一园子梦,忽然间就被大风刮跑了,呼啸的北京呜呜的大风啊,天上地下所有的落叶残花败柳都吹跑了。。。 红楼梦真是一本奇怪的书,这本书都快成中国的‘蒙娜丽莎’达芬奇的画了。怎么所有人都想研究它那,你看,几乎所有七八十岁,写了一辈子小说的大作家,出版的东西摞起来有一个大楼高了,但还是开篇讲红楼就说‘永远的谜语007’,非得从曹雪芹的眼眸里找出几个‘达芬奇密码’才死心,要不闭不上眼啊! 说实在的,我也喜欢红楼梦,不然我也不会见了‘红楼’字样没闻闻就买回来。但是读来感觉就不对劲了。一本红楼怎么会几辈子的人都在那里各说各,一会是学院派了,一会又是讲说本,真真是成了曹雪芹的甄士隐趿拉着破草鞋在哪儿唱‘。。。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 到底喜欢读什么样的书, 就像穿衣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最近喜欢读一些传记,但也不是那些八卦。我喜欢那种带一些心理分析的传记,不是哗众取宠的,而是能够穿透心灵的东西。 什么东西都得有个度,就像小时候吃鸡蛋,姥姥稀罕你,一次喂你十个煮鸡蛋,保险你这辈子看着鸡蛋就呜呜的跑!怎么那么多人没完没了的研究红楼,就像有钱人打高尔夫,中国人打麻将,我们中国的文人墨客研究红楼梦上瘾了,不让他研究都不行!一生不写出几本‘红楼解梦’那就是失败啊,人生的最大失败最大悲哀,阿弥陀佛呜呼哀哉,! 我倒是有个好主意,可以让他们戒掉这个瘾,写童话啊!我认识一位大作家因为翻译了一本‘What,what 童话书’,一下子就开窍了!哈哈呼呼,他放下了那些沉重不堪的大块头写作,开始写童话啦!终于有大作家开了先河为我们的孩子着想了!真是可喜可贺,可贺可喜啊!

我小时候是听妈妈讲故事长大的,妈妈的故事伴随着我那贫苦但又温暖和幸福的童年。阳小时候候在曼海姆,我每天晚上都会给他读童话,直到他自己可以读‘一千零一夜’的时候。我们的一生都应该活在童话的世界里才是最幸福和快乐的!

是啊,这可真是一个好主意!希望大家奔走相告,相告那些还能伏案写作的大作家们,为孩子们也为我们大人写童话吧。我们中国孩子现在真的生活在一个没有童话的世界里啊!当然像安徒生一样写童话的作家这个时代是没有了,多么喜欢‘卖火柴的小女孩’和‘拇指姑娘’那样美丽的童话啊。 如果我们中国的大文豪大作家别再去为一本红楼梦绞尽脑汁地找密码,而是想想孩子们,想想祖国的花朵们到底应该读什么书,让我们的孩子们的心灵里长出美丽青青的草儿,开出鲜艳的花,孩子们要有美好的心灵世界幻想和希望,是不是比你去总是在那里嚼蜡要好的多呢?

女人是很奇怪的动物,女人的直觉非常敏锐,就像狗的鼻子。我自己就是这样的,说各色也行,反正有时候在书店里拿起一本书来,就那么随便一闻,好像闻到了‘老头老太味’,真是的,还是别看了! 立刻啪嗒将这本书合上了,打开了我同时买来的那一小本张爱玲的散文‘异乡记’。嗨,真是的,买来读去的又回来了,还是读张爱玲比较放心比较稳妥,虽然这些张爱玲的‘异乡记’她压根就没有想要发表,她至死也没有想到要说出来去温州找那个负心汉的事,可是,现代负心汉确给她发表了! 我说‘负心汉’是个人感觉,就张爱玲的性格,即使‘小团圆’在她活着的时候也不愿意公布于世,别说这些没有成文,没有定稿,东涂西抹,漏洞满篇的‘异乡记’了!她要是活着,非得气个好歹的,那么一个相当‘小心眼’的人,怎么会这样将心底深处那唯一的一点‘隐私’,自己要带走的一点东西也发表了呢!这不也是杯具吗,真是的,今天就不适合看书!

很多人都有洁癖,那已经不是什么病了,女人有洁癖总比有‘购买欲’好一些。我自己的毛病就是听不得那些污水的语言,觉得人生多美好多快乐很短暂要珍惜每一天,还是乐观美好的东西令人愉悦。

张爱玲不想说‘胡兰成’,就像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是一样的,胡兰成再怎么恶心怎么烦人她也不愿意承认,她的爱,她那作为一个女人唯一的爱情,她是如何历尽艰辛从上海去温州找那个负心汉的,这是她终生的痛,刻骨铭心的痛苦,她是不想让人知道的。 可是,在她走了百年的时候,虽然灵魂仍然在天空徘徊,但已经有人将她唯一要留给自己的那一点点东西也出卖了,不是吗,人啊,人,时刻要提高警惕啊,千万要小心,要想给自己留下什么,还是印在脑海心窝里吧,不要忍不住了就非要写出来,写出来那就是这样的结局了!

毛毛读书很挑剔,因为。。。wo不好意思说出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